您现在的位置:江苏省兴化中学>> 教育科研>> 教师发展>>正文内容

教科研资料 (87)兴中教科室编印 2017年4月6日

u=4054741989,3776932032&gp=0教科研资料 (87)

兴中教科室编印  2017年4月6日

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Ф

为何在最好学校的教室里也会看到

                    昏昏欲睡的学生、疲惫不堪的老师

不教“为什么”的课堂怎么可能有魅力

    当大多数学校的课堂只教授学生“是什么”,而不教“为什么”,那这样的课堂和市面上流行的只要拍小题目的照片就能得到答案的“拍题软件”毫无两样。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老师面临的挑战更大,在互联网几乎可以解答一切问题的今天,你能给学生带来什么? 
    先来看这样一个案例: 
    小胡同学的爸爸当年是高考状元,现在是大学教授,每次胡爸爸亲自上阵帮助女儿辅导功课,总是拍桌子甚至撕卷子,最后不欢而散。小胡想知道的是答案,而胡爸爸发现小胡的知识有欠缺,便忍不住从头讲起,一个知识点讲半小时,就是没有明确说出答案。夜深人乏,作业还没做好,小胡便对爸爸怒目相对,忍不住就要上网搜索答案。 
    这一幕很像我们现在的学校课堂,如果我们课堂的着力点并不是改善学习方法、提高学生思考能力,那我们的课堂,是不是也成了强化应试教育的帮凶呢? 
    在“知识核心时代”逐渐走向“核心素养时代”的过程中,学校的任务绝不再是“灌输”知识,而是给未来发展提供核心素养。 
    我们要教学生的不是如何答题,而是如何思考问题 
    问题意识、质疑能力、发现问题、综合分析与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一直被认为是中国学生的弱项。曾经有人写过一个笑话:老师给出题目“关于别的国家的食物短缺”,请你谈一谈你自己的看法。这时,欧洲学生会问:“什么是短缺?”非洲学生会问:“什么是食物?”中国学生会问:“什么是自己的看法?”美国学生会问:“什么是别的国家?” 
    这笑话是自嘲或是反思? 为什么我们的孩子上学的时间越长,好奇心就越少? 每次上完课,老师问:“有人有问题吗?”有问题的都是题目该怎么做。 
    曾有知名培训机构的高管炫耀他们对学生语言应试的帮助:“老师的使命是帮助学生组织素材,并教会他组织逻辑,让他的应试策略变得有组织,而不是创造。”题型固化、套路惊人,教育机构靠题海战训练题感,建立“做题条件反射”。 
    一旦教育变身为技术,精确训练就变成最有效的“提分”方式。而教育中的启发善诱、触类旁通、循序渐进等颠扑不破的教育铁律,就不再被关注了。 
    那个叫“答案”的东西很可能影响学生的一生 
    教会孩子如何思考并对世界保持好奇心是教育工作者的责任,有学生说:“过去的十几年中,那个叫‘答案’的东西一直影响我,让我好像失去了自我思考的能力,也让我一直都不敢表达自己的看法,因为怕错。” 
    在“知识核心时代”逐渐走向“核心素养时代”的过程中,学校的任务绝不再是“灌输”知识,而是给未来发展提供核心素养,教师不仅要讲,还要会听,立体地评价学生,才能反思教学效率高低。 
    如果对学生的评价是只看期中、期末等大考成绩,那学生就会不及时交作业、平时测验不重视甚至作弊,反正最后就看高考成绩。这样的评价模式会助长学生不严谨、功利学习。 
    要全面评价教学情况,不是教学完了才评,教的时候就在评价,收集孩子不同场合、时间、形式多方面证据:包括正式或非正式观察、讨论、学习对话、提问、研讨会、作业、团队任务、实验操作、项目、档案袋、发展量表、同伴或自我评估、自我反思、写作、考试等,要做这些更立体的评价。 
    教育部启动的高考新政,从人才多元评价上有大的突破。综合素质评价的适时录入就弥补了以往只看结果、不管过程的教学缺陷,为学生记录下了思想品德、学业水平、身心健康、艺术素养和社会实践等5项,虽在高考升学中不起决定性作用,但给学生、教师的信号是注重过程,结果是平时行为习惯养成的自然结果。 
    如果没有考纲、没有试卷,我们的老师还会上课吗 
    那么,教师的工作又是怎么被评价的呢? 学校对教师的考评在很大程度上还依赖于教学质量,就是学生的考分,家长对教师的信赖就是要“提分”,教师为了提分就千方百计“抢课”、“补课”,传统观点“课堂上的每一分钟都很珍贵”,教师只充盈了“师之形”---兢兢业业教学,而贫瘠了“师之实”---反思教学效能。老师只是在完成任务,没有给学生设置足够的挑战。 
    教师的备课质量、职业发展空间和相关监管都不足,大部分教师最擅长的是让学生了解如何答题,教的都是划定的考试内容,口头禅就是:“这个很重要,这几年高考就考过……”这样设想,如果没有考纲、没有高考试卷的固定样本,我们老师还会不会教书? 
    经济社会的发展,都依赖于我们用一种新的教育方式来教育下一代。要了解世界上人与人之间成就上的差异,要找到新的方式来思考现行的教育体制,找出新的教学方式。 
    为什么大多数的课堂,甚至在最好的中学课堂上,学生都缺乏学习兴趣,并且很少动脑? 他们只是被动地接受,“在教室里,我们常常能够看到昏昏欲睡的学生、疲惫不堪的老师”。 
    有人提出提高课堂教学魅力有十句口号:1、凡是学生可以自己完成的事,教师不替代;2、要让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人,先让学生成为课堂的主人;3、把希望寄托于课堂,把希望寄托于学生;4、让学生表现课堂、体验课堂、感悟课堂、享受课堂;5、课堂是学生表现的地方,不是老师表演的地方;6、课堂时间主要是学生学习用的,应把课堂时间尽可能多地还给学生;7、把课堂还给学生,把课余时间还给学生,就是把学习能力乃至于生存权利还给学生;8、书是学生学出来的,不是老师教出来的;9、对老师充满希望的学生是没有希望的学生;10、让掌声、笑声、欢呼声在课堂上响起。 
    各种教育团队在研究教育技术:翻转课堂、慕课、微课,打着各种旗号的教育理念此起彼伏,校长们也乘飞机往返学习,突然对教育迷茫起来,难道不是一支粉笔和一块黑板擦的事吗? 形式是为内容服务的,但所有人都关注形式的时候,你再淡定地宣称自己用粉笔来捍卫自己的教学内容时,你就变成另类了或者说落伍了。 
    互联网商业模式驱动基础教育,只会助长课外辅导之风 
    “互联网+”风潮中,在线教育被寄予了教育公平和颠覆传统教育模式的期望。2012年MOOC (慕课) 兴起,教育成为一个风口,但用这种互联网商业模式驱动基础教育,是很难走通的。因为很多家庭只有一个孩子,对孩子的教育极端重视,舍得花大钱,却不会轻易出手---最根本的原因不是贵,而是因为试错成本太高。在给孩子挑选培训班老师的选择上,家长总到处打听,绝不会轻率地在网上看看信息、评价就决定。而且教育服务对人的依赖性非常强,这个“人“就是老师,如果是名师,无论是什么平台或技术,家长都会趋之若鹜。 
    互联网一方面缩小了教育资源的不平衡,通过教育资料的分享,让偏远地区的学生也有机会接触到更丰富的学习资料,但另一方面,大数据时代的教育,地区之间的差异反而在进一步拉大。 
    其实,教育服务的特殊性,是人和人面对面的交流,“你在想什么?”“你是怎么想的?”教师关注了这些,才能帮助学生。 
    我们基础教育的课堂,还是以讲授为主,不能兼顾到不同学生的需求,也不能及时了解学生的想法,导致学生大多选择课外补习。我国的教育体系仍以考试为中心,一些实践表明通过让孩子接受课外补习可以使孩子比较容易在考试中取得成功。 
    课外补习已经成为继学校教育之外另一种教育社会再生产的机制,对基础教育和正常社会流动构成了严重挑战,政府需要改变课外补习放任自流或引导不力的状况,高度重视课外补习与学校教育体系的联动关系,避免消耗浪费学生的精力,更严重的是抹杀了学生独立思考的时间和过程,导致学生没有疑问、没有思考,只追求标准答案的可怕学习模式,即便这些学生通过补习获得了好成绩,对知识的留存也是短暂的,更泯灭了“我疑故我思,我思故我在”的高阶学习策略。

            

          

好的学校,应是每个学生的理想国

当下,学生学业负担成了很多人关注的焦点,学校该给孩子什么样的体验似乎又成了一个热门话题。理想中的学校究竟应该是怎样的,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立场会有见仁见智的观点。一所好的学校,或者说我理想中的学校,应该是每一个学生的理想国,好的学校能够让学生认识自我、完善自我,并为将来实现自我做准备,更能够让人的人格升华、生命变得更有价值。

    能激发兴趣的学习  绝对不会成为负担

    通过学习不断提升自己,往往是充满挑战的,但是也可以给人带来成就感,从而使人感到快乐。所谓的负担,往往来自两种情况,一种是低水平重复,一种是盲目拔高。这两种情况都会使学生感到不堪重负,并且消磨他们的学习热情。

    这些不合理的负担之所以产生,最主要的原因是同质化和统一化的考核和评估,使得我们家长会去追求同样的分数与证书,学校追求同样的学生与评价。在这样的情况下,学生的学习则往往变成了应试,而学校对学生的教育则往往会变成反复的操练,这样的操练不论对优秀的学生还是需要关注的学生都会成为一种负担。

    学习是一种付出,付出常有回报,这个回报不仅仅是升学或者是经济的回报,更多的是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成就感和学习过程中的快乐。因为,所有的知识都是有情境的。在情境中获得的知识,哪怕过程有一些辛苦,学生获得的乐趣会更加倍。

    如果孩子们在学习的过程中能够得到回报,那么再辛苦,学生终究还是快乐的,也可以激发持久的兴趣。然而,如果学生承受的苦难得不到足够回报,甚至产生的副作用远超过回报,导致学生的心理健康、学习兴趣、身体素质受到损害,学校的学习就成了糟糕的回忆。

    去年复旦附中浦东分校的学生被哈佛大学录取后,家长翻出了他当年的笔记。才发现,当时这个学生是数学学习小组的成员。当时只不过给了他们一些数学科普读物,让这些对数学有点兴趣的优秀的孩子们成立了一个数学学习小组。学数学也像学乐器一样,学生一个人时,进步会很慢,但是当学生处于一个团体中的话,大家的提高都会比较快。当时他是在数学兴趣小组里找到了不断深入研究数学的动力,并且也从中找到了乐趣。这样的状态,才是学习的正常状态。从学习中找到乐趣,并且获得不断提升自己的动力。

    我们学校里,每个学科都有一些这样的兴趣小组和提高小组。比如英语学科的核心理念就是要把英语学习和生活经验结合起来。英语兴趣小组学生最近刚刚完成一个视频节目,用英语介绍一道菜的做法,视频里,你可以看到每一个参与的学生都流露出由衷的快乐。我们喜欢历史的学生自己组织了社团,请老师来指导,并且做了微信公号,喜欢物理的学生也自己组织了物理的社团,根据课本设计物理实验,还拍成视频上传 ……

    这些活动其实都需要学生投入很多时间和精力,带来的是他们在现有学习上往更深处探索,但是这些对他们来说不会成为负担。低负高效一直是我们学校追求的方向。而老师们也有各自的探索方式。

    我们的一位物理老师在多年的教学过程中,发现利用好思维导图,可以在物理的复习课上起到积极的作用。原本常规的物理复习课,是由老师进行归纳和整理,然后展现给学生。学生只是被动地记录。这样做固然有好处:不会有遗漏,但对学生来说,遗忘率却很高。因此,他教会学生通过思维导图,自己来整理中学的物理知识点。学生在整理知识的过程中,对知识的系统性和完整性有了新的认识,也从中获得了再创造的乐趣,因为由他们来将知识进行系统的整理,往往需要他们自己的思考和归纳。像这位物理老师这样的探索还有很多。

    聪明人并非只有一种模式我们该为他们提供不同的教育

    所有关于学业的负担似乎都指向了对生源的竞争。好的教育最终是一种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互相激发,这意味着好老师一定希望教好的学生,好的学生也同样渴望好的老师。这就是为什么学校之间的生源竞争永远存在。

    但我们可以审视的是,我们的生源竞争是否能够避免同质化。比如数学特别好的学生我们很欢迎,但是语文特别好的学生,或者特别有探索精神的学生呢 ? 教育的公平不是让所有的人都得到整齐划一的教育,而是让每个人都得到最适合自己的教育。

    不同的学校对于学生的不同教育,体现了学校之间价值观的巨大差异。但大部分学校对学生的评判指标、培养目标以及培养方式都很单一:从教学上说是得高分,从管理上说是听话。

    一所超级中学对男女学生在校园内的交往有明确规定,并有严格量化管理。异性学生之间每天说话多少是有限制的,超过就要被扣分。另一所拥有数千名学生的寄宿制高中则以学生 " 自主管理 " 闻名。校长自豪地向来访者介绍其独创的学生执法制度。课间,时常可以看见有几名学生排成一列纵队,胳膊上佩戴执法的红袖章,在校园里巡逻,寻找并查处违规行为。" 我们学校有几千名学生住宿,一个月回家一次。我可以保证,没有一名学生携带手机。" 校长信心满满。

    还有一所以高考升学率高著称的学校则在晚自修时以班级为单位检查统计学生的 " 抬头率 "。也就是说,整个晚自修期间,学生都应该埋头学习,抬头次数不能超过某一个指标。

    当应试不是唯一目标时我们的教与学才会更加高效

    在我们学校,我提倡的是学生 80% 的时间和精力花在功课上足够了,要至少留出 20% 的时间让学生自己安排。如果剩下的 20% 时间,学生也都投入功课,那么成绩可能会略微有所提升,但是这一提升的边际成本太高,而让学生做自己喜欢的事,发展各自的兴趣爱好,对学生的长远发展更有利。

    坦率地说,教育并非只在课堂上,而是学生整个校园生活都是教育。理想的教育是,学生在学校里交到了朋友,获得了成长。学校教给学生基本知识与技能,但是更应该激发学生内在的学习动力和学习兴趣。

    因此,未来的学校应当致力于提供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必需的工具和材料,学生甚至可以自行研发课程,自己确定课程形态,在此过程中合作、分享、竞争、试错。教师和学校管理者,则是从容地观察、记录、弥补,并不断完善这个系统,并且在学生需要帮助的时候,及时出现,加以指导,在困难克服后,安静地退到一边。这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