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江苏省兴化中学>> 课程基地>>正文内容

《精神明亮的人》读书心得交流(5)

读《古典之殇》有感

江苏省兴化中学高二(18)班  卞晓雯

古典,一个凄凉而悲壮的词语,在中国的大地生根发芽,最终,安格在一本叫“过去”的大词典上。

世界在改变,古典已成殇。

王开岭说了,这个世界是纪念原配的世界。我想这原配该是古典,是自然,是穿堂而过的清风,是晨光初霁,是雨后微薏……中国的古典,初时粉墨登场,掷地铿锵,却终逃不过曲终人散,令人到底意难平。

昆明诗人于坚曾说过:“焕然一新的故乡令我的写作像一种谎言。”在他眼里,故乡即是古典,故乡的怀抱即是灵魂的温床。故乡是脆弱的,她不像人们想像中那般坚强,在彻头彻尾的改头换面中,她真的很疼。而这番疼痛,正是我们这群不肖子孙以冠冕堂皇的名义强加给她的。此后,我们不见故乡的清风霁习,不见故乡的梨花胜雪,不见故乡的湖光山色,只见故乡的苟延残喘。我悲哀地想,我们与古典,或真要恩断义绝了吧。

古典的殇不止于故乡,古典之殇还在于被现代化教育克隆得千篇一律的稚童。我们的教育太实用了,太充实了,孩子们的心灵充实得装不下古典和情怀了。实用主义像一阵经久不息的季风,缠绕孩子们的心灵,人心不古,古典难再。

人类啊,被古典哺育的人类啊,他们在与古典、与环境的关系中不应该扮演敌人角色和恶人角色。人类应该敬仰、敬畏古典啊!

李敬泽曾说过恢复古典文化就如在芥子中点灯,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悲伤之余还庆幸有刘亮程、王开岭这样愿意摸着石头过河,点燃一盏盏田地的、乡村的、古典的灯。这样的人正是古典文化的骑士,而我们正要为这样的勇士致敬!

古典,一个大词,掷地有声,令人肃然起敬!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