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江苏省兴化中学>> 师生互动>> 师生交流>>正文内容

恩师徐桂林

我和徐桂林老师是同一学期进入乡镇高中大垛中学的,我做学生,他当老师。

      当时的乡镇中学,师资缺乏严重,且青黄不接。为此,我们刚进大垛中学就被分成“文科生”和“理科生”,我被分在了文科班。本是中文系毕业的徐老师,被安排“临时”教我们历史,并在我们高二时担任了我们的班主任。想不到这个历史课,徐老师一教就是三十几年。

      昔日的大垛中学,条件十分简陋,起初连围墙都没有。我们二十几人住着一大间低矮的宿舍。徐老师以校为家,他的宿舍就在我们宿舍旁边,几平米的一个厢房,标准的“蜗居”。我们夜里睡一觉起来,总发现徐老师宿舍的灯还亮着。夜阑人静,一灯如豆。第二天徐老师的眼里布满血丝,而他的课就像山中潺潺的泉水清爽流畅。

机灵的学生还发现了徐老师走路的异常。从宿舍到教室是学校的篮球场,徐老师走过的时候,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口中念念有词。我们真担心他不小心会撞上篮球架。我们特别好奇徐老师念念有词的内容,后来终于发现,他是在备课,在默念讲课内容。这让我们第一次领略了徐老师工作的痴迷状态。难怪上课的时候,他都是脱稿的。

徐老师的板书,也就是粉笔字,个性鲜明,字如其人,浑厚洒脱而又整饬优美,令人赏心悦目。一个成熟的教师也难做到这样,能有这种效果,绝非一日之功。显然,徐老师是花功夫精心练习过的。

徐老师讲历史,善于化繁为简,善于用时间和大事串联起一段段历史。他常说,时间是个纲,举一纲而万目张。他上课,课前一定会复习上节课内容,课尾一定总结全课要点。每讲一段历史,必佐以一二个历史故事。这让我们上历史课,就仿佛在看一部精彩的历史连续剧。徐老师的历史课条理清楚,饶有趣味。

不知徐老师是否还记得,因为我姓名的缘故,每当他讲到清代刘永福的黑旗军抗法,总引起全班学生开心的欢笑。

担任我们班主任后,徐老师的亲和细致,给我留下了无法抹去的印象。当时的大垛中学,是全县体育示范学校,徐老师坚持每天起早陪同我们跑步锻炼。宿舍有个同学多次尿床,不好意思,就用被子捂着。徐老师每天过去,帮他晒被子。

我班有个同学要睡懒觉,不想晨练,要同学帮他请假。第二天,他又故伎重演。徐老师直接走到宿舍,掀开他的被子,羞得那位同学连滚带爬地奔向操场。高考前,连续几天,两个学生晚自修后回宿舍,把床上的被子铺开,做得像有人睡熟的样子,然后翻墙外出,和社会闲杂人员赌康乐球。徐老师夜晚查宿舍时发现,在学校围墙下将二人逮个正着。这二人迷途知返,后来都考上了大学。

高中三年之后,我们的历史高考平均成绩全县第一,超过县城的省重点中学。徐老师几年之后,就被教育局局长点名调到了县城的省重点中学兴化中学。

我师范毕业之后,最初也被分配在农村中学。有机会同学聚会,大家都要请来徐桂林老师。徐老师与我们这群年岁相差无几的大弟子,已经是亦师亦友。徐老师教导我们,扎扎实实地干好工作的最初三年,甚至五年,就能为整个人生打好基础。他跟我讲,教学经验向同行前辈学,教育方法向圣人孔子学。我一直努力践行徐老师的教导。

人生就像个环形跑道,跑着跑着就跑在了一起。工作六年之后,也就是一九九六年,我有幸被招聘到徐老师所在的兴化中学,成了而今与徐老师交集最多的学生之一。

   如今徐老师担任了行政工作,还一直在教历史课,仍然是个工作狂。他的和善,他的诚挚,他的自信,他的敬业乐业,也还是一如既往。岁月呈现给他的,是从容和儒雅,是尊敬和爱戴,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2016/10/8)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