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江苏省兴化中学>> 课程基地>>正文内容

“体验式校园主题文化活动”征文作品选编2

梅  园

江苏省兴化中学高一(18)班 赵爱云

掀开瓷盖,一缕淡淡的梅花香气窜入鼻中,带着农村特有的泥土气味。瓷罐中装的是外婆在自家梅园采摘的梅花瓣。每过一年,外婆总会托人给城中的子女捎一罐梅花瓣,而我家的总是最大的。

我从四岁起便呆在外婆家,而那梅园从我一到这儿就有了。每天天还没亮,总有一个黑乎乎的身影轻轻为我掩上被子,朝着梅园的方向走去。冬天的梅园是极漂亮也是极难打理的,一场雪过后,天空为梅树们穿上了洁白的婚纱,红色的花瓣在白雪的掩映下更加绚目。轻轻掸下树枝上的雪,不料却被反弹回来。在外婆的梅园,几乎每棵树都这样调皮。花瓣纷纷撒撒地飘落下来,与飞雪共舞,偶尔会有一阵阵香气传来,让一大早的你便又沉醉了梦乡。在外婆的梅园中,每一棵梅树都健康并且坚强地生长着。

我最喜欢在梅园里帮忙。腊月里,腊梅花瓣正值采摘旺时,我学着外婆的样子,手挎一竹篮,头戴一绒帽,正正经经地干起活来。我一伸,抓得一手花瓣,一咕脑儿全扔进竹篮,惹来外婆的一瞪眼。只见外婆轻轻地拾起地上散落的花瓣,慢慢摊在手掌之中,像对待一件珍宝。小时候的我不明白那样做意味着什么,长大后才体会到外婆对梅花的挚爱之情。

采集梅花瓣是为了做梅花花茶与梅花饼。大好的清晨,村子里就已经热闹起来。东边的拿杆子,西边的送锅子,河南劈柴,河西烧火。最快乐的便要属这个时候,趁邻里邻外忙活起来,我们小孩子便可以从中取乐。外婆最拿手的是梅花茶,纯净的井水烧开撒上几片洗好的梅花瓣,淡淡的清香让一整天的心情都格外舒畅。外婆总是先倒给我们尝尝,加一两勺糖,甜丝丝的,快活极了。

做梅花饼是男人们的事,各家各户的男主人们拿着杆子和锤子将掺杂着梅花瓣的面团捣得更加我们黏糯可口。“啪啪”几声,乳白色的面团转眼变成好看的梅红色,再压制成圆饼的形状,立即分给劳动的男人们,配上一碗爽口的梅花茶,干活就更加利索。大家坐在庭院中,冬日的阳光撒在脸上,暖得每个人都开心地笑了。

怕是再也没有那样的好茶,那样的好饼了。满罐的梅花瓣被抛弃在厨房一角,只有闲暇时的我才会想起童年时梅那特殊的良伴。默默盖上盖子,刚才弥漫满室的香气又被锁进小小瓷罐中。还有残留在客厅中的也已经散得快差不多了,怕是寻着我的回忆,奔向那思念中外婆的梅园了吧。

    淡淡的梅园,浓浓的回忆,梅香飘来点滴的琐事,在时间的酿造下愈加芬芳醇厚。文笔恬淡,含蓄蕴藉。(荐评老师 钱艳)

                                                                  

 

 

 

 

 

 

 

 

梅香苦寒

江苏省兴化中学  高一(18)班 刘忆文

凶猛的冬风在我耳边呼啸,刺骨的严寒硬生生地钻进我的肌肤,我不禁打了个哆嗦,顿时清醒了许多。

我低垂下眼帘,望着白茫茫的一片,无尽苍凉的万丈冰原只余我一株雪梅。看着那一片片洁白的雪花,随风飘舞,婀娜多姿,像柳絮一样打着旋儿纷纷落下,像云朵那样轻柔,如玉石一般洁白,飘落在身上,却冰冷无比。我抖了抖全身,想抖落雪花,却仍然无计可施。脚下的土壤如砖块一般坚硬,干燥。没有我可以汲取的养料和水分。迷茫地望着四周空旷广袤的大地,为数不多的草绿色,探出雪层,如今知交零落。

看看自己,只一件破烂不堪脏兮兮的外套。雪花毫不在意地停息在枝头,却压得我直不起腰来。蜷缩着身子,心里充满恐惧,不知自己是否会被严寒压垮。在那些与时光漫步的日子里,我似乎认定我是一株永远不会开花,不会散发梅香的梅树,不,甚至是一株树都算不上!永远躲在阳光晒不到的地方,不让别人看见自己的丑态,孤独地矜持着。雪簌簌落下擦过身边却发出令人心寒的嘲笑。我眼角微抬,那边,雪色正浓。我,一个永远不会被神宠幸的孩子……

夜色降临,浓如泼墨,黑得令人心惊,我听不见四野的声音,只有寒风猎猎吹响我单薄的枝桠。就这样一轮残月徐徐升起,淡淡的光晕在黑夜的笼罩下似乎更为纯澈。不论如何,那黑暗始终无法吞噬半点月光,反而让她犹为美好。我,大概悟到了些什么,阖上眼,静待晨光……

天色微熹,一缕淡金色的光洒在我的一处枝梢上,我被这一丝温暖惊醒,从未想过,身处最阴暗的我,竟有一天能受到阳光的恩泽,哪怕是有一点点,我颤抖着枝桠,抬头凝视那日光,刺眼又灿烂……

那丝丝温暖足已熔化我身上的积雪,为我补充养料,我顿时充满了力量,我是一枝雪梅,是谁也更改不了,我需要证明自己,不辜负上天的眷顾。

我的根慢慢向下延伸,紧紧抓牢大地,汲取着这来之不易的甘露,不放过一丝一毫。挺直腰杆,迎着寒风,怒吼:我不怕,你不会打败我的。

白驹过隙,那一刻终于来了。

我弯下腰,看着自己枝头傲然开放的花儿,黄的那样可爱,那样柔美,像初生小鸡的嫩黄绒毛一样,大小疏密,无可挑剔。一阵寒风吹来,清香四溢。

我迎着凛冽的寒风,昂首怒放。我是梅,一枝顽强,不畏严寒,坚韧的梅,一枝在白茫茫的大地上傲然绽放的梅。

听着“宝剑锋以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的诗句,我不禁昂首挺立,让坚韧伴着清香四处飘散。

    月夜和晨曦中的梅花,犹如生命的一抹亮色,照耀出人生潜藏的光彩。细腻的心理描写记录了成长中深刻的领悟。(荐评老师 钱艳)

 

 

 

 

 

梅影纯粹

江苏省兴化中学  高一(18)班 夏子轩

百万枝腊梅用低伏于枝头的身躯努力昂着素洁面孔,齐绽,那素洁的世界里,剩下的只应是纯粹……

天泉的梅枝,开了。横架大江南北的天桥建立起来了,梭行的车列,满桥的夜霓灯,无不彰显着一个辉煌、灿烂又兼具包容的时代的建立。无数年岁,无数春秋的展望,才拥有了这喧嚣的繁华。时光更迭之中,亘古不变的唯有桥脚刚开放的梅——依旧如上一季花开时的一颦一笑。

静默的梅犹如纤尘不染的仙女,着着玲珑的雪衣。剔透素洁的身躯,一如这满城飞雪,又如这横阔万里的雪白天际。然而,她却有胜过雪的温情,胜过天际的无垠。是的,兴许是单一的白色,却因单一而美。她以无比宽容的姿态默默地包容时代的变迁、时光的更迭,不论是惨寂沉默,或是嚣扰浮华,她依旧是亭亭的背影。

她如画,立于桥脚,兴许低微却绝不攀附,兴许身处混世却内心光明。然而再高的画匠画得出兴许洁白中掺一些粉红的面颊,却画不出包容四海的纯粹。

桥上北风阵阵,似是被她所感染,此地纯粹的梅枝已开,而如梅般纯粹的人,今在何方?

四百多年前,依旧是这里。那时的梅花还未曾开,或许她分明是开了的,耳边传来悠扬的声音,竟携来沁人梅香:“蛮烟喜过青扬瘅,乡思愁经芳杜洲。”仿佛看见,你,踏着满桥飞雪,来了。

信步前来,孤独的世界中唯留下一串孤寂的脚步。而你,却怀着一颗如梅般纯粹的、薄大的胸襟,步入尘世,为混浊的世界点上了一盏光明的孤灯。

你带着纯粹执着的胸襟“格竹”,你又如梅不屈风雪般探求未知,你更用大爱无疆的包容拯救苍生、净化世界。于是,史书留下了“守仁格竹”、“圣人之言”、“天泉论道”的佳话。正因你,心学之盛,解放思想潮流之盛,你亦影响了维新、辛亥,但无论如何,你只是默默的,审视着,用纯粹兼容一个时代。

大雪纷飞,孤寂的身影渐渐模糊,只有隐约间传来悠长之音。“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一如你的遗言。“此心光明,亦复何言!”你是圣贤王守仁,亦或更是包容万物的,一枝梅。

一行足迹,证明你曾来过,人生本就当号哭而来,大笑而去!

天泉的梅枝开了,她们素洁的柔和面庞,曳动的笑靥,划裁出天地间混杂与单一美的界限。

那一夜,我梦见梅影纯粹而又博大的世界里,千万梅枝迎雪,齐绽。

    

由梅及人,梅如故人,姿颜傲骨,犹在眼前让人感怀。梅影绰绰,文笔典雅。(荐评老师 钱艳)

 

 

 

 

 

 

花自飘零水自流

江苏省兴化中学高一(18)班 华  莹

也许便是在这样一个冬天,她飘摇几十载的浮萍命运才告一段落吧!轻盈的雪落在白茫茫的大地之上,蹁跹如蝶,连梅也悄悄地伸出枝桠,那雪便将它装饰成了琼枝。寒冬里雪如期而至,寒透梅花蕊,一如宿命里的相见……易安与胞弟也免不了经年之后再相见,她涕泪交加,抑制不住地颤抖着写下一首清平乐。她美好的青年无忧无虑,沉浸于“常插梅花醉”;中年坎坷漂泊只“赢得满衣清泪”,止不住“挪尽梅花”;萧条晚年里她双鬓生华,“难看梅花。”

她的大半生颠沛流离,生活无尽萧索,在“南宋妩媚,雌了男儿”的年代,无人解她,梅花便是她的解语花,通晓她心中苦楚与煎熬,亦伴随她在风中飘摇。

我猜想,在一个青灯映纸窗的夜晚,易安与其胞弟无语听雪落,隔了半生的思念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执手相看泪眼。窗外梅花正浓,满天素锦撩乱人心,千般惆怅聚拢心头。

“踏雪寻梅”,大约是第二天清早,易安和其弟漫步千倾白玉般的园子里,看着碧水琉璃似的水晶树,倏忽忆起一诗:“怎知红丝错千重,路同归不同,踏雪寻梅方始休,回首天尽头”。雪和梅,一个终究上碧落,一个纵使不愿也只能尘作泥,宿命的相逢却注定只是匆匆一瞥。雪径里,人踪悄悄,已经离散天涯的人儿,不知是否听到那苍凉的低吟,那千万枝梅花开满思念,如雪一样撒满天空与大地。

想起另一个关于梅的故事,那是江南的梅。据说,山明水秀的地方叫作——江南。在水之湄默默凝视那段旧时光和凋零的落英,以及湿漉漉的画卷上凝露的梅花,江南女子手持一柄孟宗竹的油纸伞,她细长的眉,清冷的眸,微抿的淡色的唇,未挽的青丝似笼在烟雨里泼墨写意的一方瀑布。纷纷雨下,风流蕴藉的翩翩少年微仰着头望着倚在五色帘旁的她,雾色岚岚……这幅景流淌成二月梅花的嫣然秀色,经久不息。

天渐暖了,细雪中透过细碎的阳光,晨霭轻散,易安的诗句在花瓣上轻轻蔓延开来。一个又一个日子流转成一幅幅静默的山水画。迎来草长莺飞的时节,听牧童短笛清幽迭起,在流年里微憩,轻轻一叹,映出灵魂中最柔软的部分。

在这些诗意的年华里,看着“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梅花翘首静待枝桠,温得那一壶诗酒年华。

    

串联起梅花的丝丝古韵,画意真切,梅花的意趣溢于笔尖,诗意缱绻。(荐评老师 钱艳)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