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江苏省兴化中学>> 教育科研>> 教师发展>>正文内容

教科研资料 (81) 兴中教科室编印 2015年11月30日

慕课发展近况

[   ]近两年来,慕课不仅为高等教育领域所关注,而且逐渐成为基础教育领域的流行词。那么,慕课的到来到底是机遇还是挑战?本文从三个方面梳理了相关的观点,供大家学习参考。

[ 关键词 ]慕课  肯定  质疑  前行

2008年,加拿大教师乔治·西蒙斯和史蒂芬·唐思率先实践了“慕课”,被誉为“印刷术发明以来教育最大的革新”。2011年,“慕课”开始以“井喷”的态势迅速在全球发展并产生重要影响。2012年,慕课在全球教育界掀起了“一场数字海啸”,2012年也由此被《纽约时报》命名为“慕课元年”。2013年,慕课之风刮进中国。2013年底召开的“第三届中国教育学会教育家沙龙”也重点讨论了慕课这一话题。中央民族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郭英剑认为,中国的慕课元年应该是2013年。

慕课的出现,是代表了未来教育发展的“真趋势”,还是昙花一现的互联网“流行词”?它将对中国的教育产生哪些影响和冲击?多数专家学者认为:幕课必将带来教育领域的重大变革。斯坦福大学校长约翰·汉尼斯认为:慕课是教育史上的一场数字海啸,正席卷传统大学,它拥有把传统大学教育“扫地出门”的力量。”上海交通大学副校长黄震则指出:慕课创造了跨时空的学习方式,使知识获取的方式发生了根本变化,正在引发一场学习的革命和教育的革命,正在改变几千年来的教育模式。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慕课研究中心主任陈玉琨在接收《上海教育》专访时也表示:慕课将引发全球教育史上的又一次革命,借助慕课能真正实现课堂教学的变革。”

然而,也有不少专家学者对慕课持审慎态度,甚至提出了质疑。北京市光明小学校长廖文胜认为:慕课对稳定的教育教学环境的影响,最多是在深不可测的湖面上投下一粒石子掀起一片涟漪而已。国家开放大学马若龙、袁松鹤指出:慕课的致命缺憾在于,如何赢得办学质量上的尊严,包括办学权、办学声誉被广泛认可,学习者得到社会和自己内心深处的尊崇。

具体来说,国内专家学者们关于慕课,尤其是基础教育领域的慕课,争论的焦点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教育均衡 VS 分化加剧

有些专家认为,慕课的到来增加了选择、共享优质教育资源的机会.有助于推进教育资源的均衡发展。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慕课研究中心主任陈玉琨认为:“通过慕课,优秀课程资源由学生自主选择,这就使得优质资源的公平分配和教育均衡成为了—个自然的选择过程,并不依靠行政强制。”中科院计算机研究所研究员陈熙霖认为:“慕课的优势在于通过互联网方式,打破时空限制,不设置学习门槛,可以将名校的优质课程资源,向更广泛的人群传播。慕课的推广,对于人口众多的中国解决教育公平问题,将更具效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张大良指出:“网络大大降低了教育成本,使优质的教育资源能够覆盖所有地区和人群,课程不受时空和身份的限制,从而有利于提高成才率,促进教育公平。”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主任李志民表示:“慕课有利于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因为无论‘公平’如何定义,慕课的出现,至少增加了一种选择的机会。”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汤敏则认为:“利用慕课技术能切实帮助解决中国教育发展过程中存在的资源不均衡等现实问题。”

但也有专家对上述观点表示质疑,主要有以下观点:1.经济不均衡的背景下,慕课会加剧教育差距。由于教育发展差异的客观存在,很多学校的办学水平、信息技术条件不均衡现象严重。在他们看来,在经济发达的大中城市学校,慕课的实施问题不大,但在经济落后地区,尤其是农村中小学,连多媒体教学都没有实现,慕课的实施就像是“天方夜谭”。因此,他们认为,慕课的出现不可能缩小教育差距,只会加剧教育的两极分化,造成更大程度的教育不公平。一位郊区小学校长曾坦言:“由于视野局限,本校教师信息技术素养和观念不如中心城区。中心城区有些学校iPad进课堂、“武装”语数外课程;而自己学校教师能用PPT和电子白板与学生互动的已算“高手”。同时,不少孩子连iPad都没见过,家中无网络。2.基于学生学习能力不同,慕课会造成学生学习两极分化。有学者认为,教育需要因材施教,但慕课内容是按教师意图事先做好,学生按部就班,教师无法兼顾学生个体的认知差异,从而造成学习不充分和学生两极分化严重。擅长利用信息技术的师生所获得的资源将越来越多,而缺乏这方面修养的师生则将进一步处于劣势。教育主管部门应完善制度设计,避免慕课平台引发新的不均衡。”持同样观点的还有王丹中,他认为,慕课对于自我控制力好,能够监控并调节自己学习时间、学习强度和持续性高的学生是有益处的,而对于年龄小、学习能力弱、意志力不强的学生来讲是不合适的。”中央电化教育馆馆长王珠珠也认为:“‘慕课’对于现在的中国基础教育来讲,还是比较高端的,理论上可以助推教育公平,但以目前的发展水平来推广还不太现实,还面临诸多挑战。”

二、个性学习 VS 违背规律

专家们普遍认为,慕课打破了原有的固定时间、固定地点的学习方式,教学过程、内容、交流变得更加开放、多元。在开放、多元的时空里,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习需求和学习背景自主安排学习的内容和进度,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个性化自主学习。陈玉琨教授认为:慕课打破了时空束缚,能真正实现个性化教学,会给老师与学生之间、学生与学生之间在线上或线下的互动交流提供更多机会。因而,它只会增强学校的思想道德教育,而不是削弱。”上海交通大学副校长黄震认为:“学生在寝室里或家里完成网络在线的慕课学习,而课堂跃升为师生间深度知识探究、思辨、互动的实践场所,使以教师为中心、知识灌输为主的教学模式转变为以学生为中心、以能力提升为核心的个性化教学模式。”

但有些专家对此提出了自己的疑惑。1.人文缺乏。他们担心慕课的出现可能会削弱教育对学生人文关怀和培养。美国肯塔基大学教授JennaBrashear认为:“自我管理、自我组织、自觉练习的习惯,绝不是冰冷的鼠标键盘显示器或其他移动终端所能教给她的。”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副教授陈江认为:“仅就目前的中小学教育而言,还不存在单纯的慕课。因为基础教育除了基础知识传授以外,还有情感、价值观等方面的要求,如老师与学生之间的亲切感这一点,慕课是无法实现的。”北京光明小学校长廖文胜则指出:“网络的虚拟化状态无法改变,而基础教育领域接受知识最需要的恰恰是人与人之间零距离接触。”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则认为,慕课的优点不足以取代校园学习。因为校园里存在的师生面对面交流争论,对学生综合素养锻炼更大。”上海市教委基教处原处长倪闽景在听过一堂依托“慕课”平台的课后也曾指出:“学生在一起上课,却各自低头在电脑前学习,失去了课堂教学最宝贵的交流和沟通。2.颠覆学习实质。学生放学回家不但要做作业,而且还要看多个科目的视频,学生有充分的时间思考与消化内容吗?如蔡林森先生所言,把课堂教学、课堂学习的任务向前延伸,是一种违背教学规律的做法。”此外,从心理学角度看,王彦明博士认为慕课的微课程、小测试、实时解答这种人机互动的学习原理是基于行为主义的“刺激—反应”理论,通过视频呈现内容、教学模式程式化、单一化,既没有分类分层的目标分析,也没有针对多种学员的需求分析,背离了教学的价值追求。”

三、愉快学习 VS 负担加重

在基础教育领域实施慕课,有专家学者认为,慕课提供的“微课程”可以像玩游戏打通关一样,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和欲望,只会让学生更加快乐地学习,而不会增加学生的负担。华东师大慕课中心副主任田爱丽表示:“微视频学习和翻转课堂只不过是把以往学生做家庭作业的时间改成了学习微视频,时间和比例都有所控制……慕课并没有加重学生的学业负担,反而让学生更期待。”上海大学教授顾俊认为:慕课的视频课程学习让学生“好像经历电子游戏的通关过程,只有答对过关之后,才能继续听课。不少学生为此上瘾,欲罢不能。”

但也有不少专家学者指出,中小学生的学习负担本来已经很重了,慕课的推行要求拿出多余的时间提前学习第二天课堂上的教学内容。这种做法显然会加重学生的负担。上海市教委基教处原处长倪闽景认为:“从现在的慕课现状来看,有人认为大量的知识可以放在课外通过网络来自主学习,但是我认为这种做法是有悖教育伦理的——在课程标准高度统一和考试模式极其单一的情况下,让学生利用大量课外时间学习,势必会加重学生课业负担。”陈玉琨教授也曾强调,慕课要不增加学生的负担需要一定的条件,他说:“‘慕课’把测验、作业融人课程,能减少实体作业的比例,从理论上讲能够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但这需要教师对教学流程的重新建造,不能仍然按照旧的框架去设计教学、布置作业。”

尽管争论不断,但大家总体上对慕课还是秉持开放和信任的态度。这点从国内外高校积极加入或创建慕课平台,推出自己的慕课课程,以及国内中小学加入慕课联盟,积极进行实践探索可以得到佐证。因此,作为基础教育领域的教育工作者,在关于慕课的力挺与质疑声中,我们无需纠结,更不能避而远之,而应该在深刻认知后做出合理的选择。

第一,慕课代表了基础教育发展的新趋势

在全球化的当下,信息时代、网络时代、数字时代、大数据时代、知识经济时代、数字化学习时代、学习型社会、微时代(微博、微视频、微电影、微信)等已经成为当今时代的代名词,在这样一个网络高度发达,信息极度丰富的“云”连接时代,中国基础教育领域的课程设置、教学方式和学习方式等方面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很多学校,在国家课程的引领下开发了众多适合学生个性发展、体现学校特色的课程群,形成了完整的课程体系;教师的教学不再是仅仅局限于教材的知识传授,而是在课程目标引领下的大数据整合教学、情境教学、分层教学、走班教学、先学后教;学生的学习不再是听、记、背,而是在教师引导下的自主学习、合作学习、个性学习。这说明,中国基础教育的发展趋势越来越具有开放性、多元性和选择性。而慕课在这些方面恰好有着很大的优势:任何人只要愿意学习,只要能上网,都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爱好、时间,自由注册想学习的课程,然后观看教学视频、完成作业、参与讨论和测试,没有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因此,我们认为,慕课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教育发展的新趋势,它的出现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和广泛的现实需求。

第二,慕课应该发挥对基础教育的“弥补”作用

一些专家学者断言,慕课不久之后将会把传统课堂教学淘汰出局。而在我们看来,新兴事物虽然抢人眼球,虽然具有大信息量、开放便捷等优势,但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要完全取代传统的课堂教学,让学校消失。在当下的中国,不是所有的课堂都需要翻转,一切还需要遵循教育的基本规律,回归教育的本源,从学生的实际需求出发。慕课发端于西方,是在西方教育实践探索中结出的“果实”,基于西方的文化背景和价值观而产生。所谓“橘生淮南为橘,生淮北则为枳”。对于慕课,不应盲目照单全收,应该在消化和探索的过程,对其进行本土化的理解和阐释,使其具有中国文化的“灵魂”,使其植根于中国本土而生长。因此,我们所要努力的方向,就是思考如何推进慕课对传统课堂教学的弥补或者说改进作用。当前,推行慕课试点不失为一个合理的选择。在这方面,中国基础教育领域的C20慕课联盟做了有益的探索。C20慕课联盟将中国基础教育的慕课与翻转课堂联系在一起,倡导以微视频为载体的“慕课+翻转课堂”的先学后教模式。”对慕课的这个定位,符合中国基础教育的实际,体现了慕课对传统课堂教学的弥补作用,也体现了两者的融合趋势。在C20慕课联盟的推动下,中国基础教育领域已有27所高中,29所初中,33所小学参与了慕课试点实验。但从目前来看,中国基础教育的慕课只是具备了雏形,更多C20慕课联盟学校可能还停留在碎片式的“翻转课堂”层面,还没能从整体上规划如何推进慕课与传统课堂教学的整合。

第三,慕课的大范围推广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首先,传统的教学模式根深蒂固。复习旧知识、讲授新课、巩固新课、布置作业等教学环节清晰的传统班级授课模式,是在长期的实践中被证明的颇为有效的教学模式,而且在一定程度上符合学生的认知发展规律,教师也充分认同并习惯于这样的教学模式。在这种情况下,让教师在短时间内改变传统的教学观念,接受另一种颠倒的教学理念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此外,学生,尤其是小学生,自控力一般比较差,让他们突然离开教师而独立在课外自主学习,并完成初步的知识建构,还有待进一步培养与锻炼。其次,技术层面的瓶颈不容忽视。推进慕课,首先需要的是高质量的丰富的微视频资  源,而要获得这样的微视频不仅需要教师掌握视频拍摄、制作等方面的技术,还需要教师能够更好地理解、把握知识点,充分了解学生的已有学习情况,进而为录制精致的视频奠定基础。

但从目前情况来看,中国基础教育领域的很多学校、很多教师在这方面还有很大的差距,从而制约了慕课资源的开发。再次,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限制。在中国,由经济发展不平衡带来的教育资源分布不均衡是一个法避免的现实问题,区域不平衡、城乡不平衡现象长期存在。在中西部的不少偏远山区,孩子们能用上多媒体,甚至能有个地方读书就是算不错了,更别奢谈能有网络,能在家通过网络进行视频学习。这种由于地区经济发展带来的教育不公平问题将较长远地影响着慕课的推进。

从唯物辩证法的视角来看,任何事物都遵循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螺旋式上升的发展过程。作为一个新生事物,慕课已然出现,并开始对中国的基础教育产生影响,而其也必将在专家学者们的肯定与质疑声中更好地发展前进。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