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江苏省兴化中学>> 学生天地>> 学生作品>>正文内容

我的家风

我的家风

当我进入那条破陋的巷陌,心中涌出一种莫名的厌倦。我看到低矮的灰黑色水泥墙壁印迹斑斑,朱红色大门上贴着的楹联一角被微风吹起;我也看到,母亲一身宽松的家常衣,蒲扇摇晃,与邻家大妈谈天说地;父亲赤袒着黝黑的双臂,斜躺在藤椅上,一壶小酒,一碟花生米,哼着小曲,悠哉悠哉自得其乐。

我轻声嘀咕一句:“庸俗!”头也不抬地踏入门槛。院中,一株枣树枝叶参差间,颗颗枣儿鲜红圆润,光泽闪闪,宛如上了一层蜡油。

父亲在树下招呼道:“过来尝尝刚煮的花生米儿。”我噌了父亲一眼,却并不过去。父亲笑了笑,摇头道:“年轻人啊,真不懂得享受生活。”我有些生气地干噔着眼,回道:“对啊,你这样像个乡下老头一样无所事事,就是享受生活了!”父亲反问道:“难道不是吗?对于我来说,生活的乐趣莫不过这一壶酒和一碟花生米。”我欲反驳,父亲已咪上了双眼,不再言语。

清风携来花香缕缕,落日的余红在天地间流淌,父亲醉意醺然的脸上泛出酒红,恰似这满树枣儿,质朴中带着悠游意味。

母亲走进家门,笑呵呵地说:“王嫂夸我们家枣儿甜呢,我再送些给她。”拾起一旁的竹竿,一颠一颠地向枝杈间打去,玛瑙般红亮的果儿纷纷落下,母亲像孩子一样,捡起放入篮中,又乐颠乐颠地塞进了门口王嫂的手中。

我想起枣花初放的时节,密密的小花在枝头喧闹,引来蜂蝶无数,我曾经嫌枣花太俗气,责问母亲为何不在庭院中种上芝兰修竹这些大雅之物,母亲很不以为然地白了我一眼说:“那些东西除了占块地方还有什么用,不如枣树,等结了果儿,还能左邻右舍地分一分。”

正思索间,一颗枣儿滚落至我的脚边,我拾起它,但见红莹莹的果皮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就像西边即将坠落的夕阳,就像父亲的满面酒红。而当我放入口中咀嚼时,清香四溢,带着土生土长的味道,并不浓郁,却让人心地为之一开,入了一个舒畅惬意的境界。

我曾经幻想自己出身名门豪族,显赫尊贵,抑或是书香门第,经纶满腹,我以为唯此家风方能得到淳正熏陶。而现在的我在漫天枣香中,在满目余晖之中再度望向这片留下岁月青苔的破旧建筑,蓦然有一种熟悉而亲切的感觉,一幕幕生活的片段浮现于我的脑海。

父亲常在院落中练太极,伴着初日的光芒,一招一势,流动刚劲,肃穆宁静;父亲常爱泡一杯碧茶,于树下品尝,茶香氤氲袅袅,诉说着恬然时光的享受;父亲常在夏日的夜晚,铺一张竹席于庭阶之上,嚼着凉拌的小菜,任晚风徐吹,吹散白日的酷热。

枣儿成熟之季,母亲叫我送给朋友邻居,告诉我如何待人接物,维持淳朴的人情;小乞丐在家门前伸出瘦弱的手,母亲将钱币放在我手上,教导我为人宽厚的道理。

我的父母并不是最富有的,却能在平凡的生活中发掘悠闲享受的时光,品尝朴实而纯净的幸福;我的父母并不是最有文化的,却能将为人处世的哲理蕴藏在一点一滴的琐事中,使我一生受用不尽。

落日逐渐收敛了明艳的色调,苍茫暮霭笼罩下,父亲酣然入睡,面上是一抹满足的微笑。母亲的唠嗑声也慢慢没入安然的宁谧。我看到,一树枣儿在风中微微晃动,它们散出的清香将天空洗得分外澄明,一如我此刻的心灵。

                                        江苏省兴化中学高二(16) 董亦舜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