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江苏省兴化中学>> 师生互动>> 师生交流>>正文内容

《论语》里的教育之道 ——读《论语里住着的孔子》有感

江苏省兴化中学            葛彩凤

孔子是东周春秋时期人,生在鲁国但祖籍是宋国。宋国是原来殷商遗民所在的封国,主要在河南中原地区,周公平定叛乱之后,鲁国得到“殷民六族”,孔子的祖先则是商朝的王族。孔子的祖先最早在宋国也是贵族,后来因内乱逃到鲁国。孔子父亲在孔子3岁时去世,孔母在曲阜独自抚养孔子成人。据说孔子 从小很爱学礼节,没有事儿时,就摆上小盆小盘什么的,学着大人祭天祭祖的样子。

《论语里住着的孔子》一书为一位在一线从事30多年小学语文教学、教科研工作者的《论语》阅读笔记。作者从2006至今,用还原生活的思路,从理解一个活生生的人的角度来读《论语》、读孔子,在阅读过程中除了理解文本的意思、理解孔子的思想智慧之外,还重新理解中国传统文学批评理论“知人论世”的观点,读出一个有血有肉有喜怒哀乐的真性情孔子来。

卡尔维诺在《为什么读经典》一文里写道:“经典是那些你经常听人家说‘我正在重读……’而不是‘我正在读……’的书”,“一部经典作品是一本永不会 耗尽它要向读者说的一切东西的书”。毫无疑问,《论语》必定是这样一部永恒的经典。

然则, 所谓“生活中的那本《论语》”——更多是指儒学倡导的人伦秩序和道德观念,是化在中国人生活里的常识与细节,回到《论语》文本,当下中国人之阅读,是将其 以“传统文化”之一端视之研之,或是学习“心灵所需要的那种快乐生活”,抑或考证、辨析至文字本身“想见(孔子)其为人”,不同的读法,就有不同的经历, 就有不同的观照。杨绛先生读的是一句一句话,看见的却是一个一个人,“书里的一个个弟子,都是活生生的,一个一个样儿,各不相同”;李零先生独具只眼,以 “丧家狗”串接非圣化的孔子孤独的一生;贾志刚先生的读,是“注意人物出场排序,牢记孔子官运潦倒的一生,关注孔子与弟子之间的关系”,以此探求《论语》 的奥秘……唯其如此,就有了这一世代不同人笔下不同面孔的孔子,不同声音的“论语”。

孔子是东周春秋时期人,生在鲁国但祖籍是宋国。宋国是原来殷商遗民所在的封国,主要在河南中原地区,周公平定叛乱之后,鲁国得到“殷民六族”,孔子的祖先则是商朝的王族。孔子的祖先最早在宋国也是贵族,后来因内乱逃到鲁国。孔子父亲在孔子3岁时去世,孔母在曲阜独自抚养孔子成人。据说孔子 从小很爱学礼节,没有事儿时,就摆上小盆小盘什么的,学着大人祭天祭祖的样子。

同是读《论语》,著者何伟俊先生从文本出发,认识、理解、亲近孔子,读出一个“住在《论语》里”的孔子,如他所说,这一位孔子,是个“活生生的可亲可敬的人”,“具 有高度的生活智慧”,“有时又显得寂寞无助”,他“一直没有离开我们,没有离开中国大地” ——最重要的,在著者看来,孔子,尤其不曾离开我们的教育生活。

著者本为教师出身,本书又是对一群教师所作《〈论语〉与现行教育的思考》讲座稿结集,通读全书,由著者解读所带来的使我深有感触的正是浓浓的教育味或说教育生活味,甚至,这让我想到著名教育学者马克斯•范梅南的“生活体验研究”,某种程度上, 著者作为教育人,正是以《论语》中的对话、场景为案例,进行了一次现象学意义上的写作,这从著者给各篇所定主题即可见一斑,如“为学之本” (学而篇第一),“寓教于评”( 公冶长篇第五),“情理师爱”( 雍也篇第六),“孔颜情深”( 先进篇第十一)等,在在是对《论语》教育生活的关注。诚然,并非没有学者或书籍对《论语》中教育生活进行研究,只是一般借此为话题,讲述个人主题,比如有学者将孔子与西哲柏拉图并置进行比较研究,直接回到文本,在解读中反思并建构孔子的教育生活,并不多见,由此,《论语里住着的孔子》,委实给教育者特别一 线教师更多启发与更多导引。

说到底,教育学研究的根本目的是在解释现象学写作中对日常生活现象的意义进行反思。这一点,同样是经典阅读的应有之义,“阅读 古往今来的经典,除了应当虔敬地学习它的道理、它的论题、它的词采,还要进行一种密切的对话。对话的对象可以是永恒的真理,也可能是其他的东西。在与经典 密切对话的过程中,读者不断地‘生发’出对自己所关怀的问题具有新意义的东西来。”

我读《论语》这部书,当然不是想从中觅得修身、齐家的孔门秘传。我只是在这部书中认识了一个迂阔率性、明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孔子,一个多才多艺、诲人不倦的孔子,一个食不厌精、懂得生活乐趣的孔子。学贯中西的学者们常把孔子和古希腊哲人苏格拉底相提并论。苏格拉底是被雅典民主政权处死的,据说是自由精神阻止他逃亡。但我更喜欢孔子的直言不讳:“道不行,乖桴浮于海”,这同样是一种自由精神。打开《论语》去读,像是穿越几千年的时光隧道,看到群雄逐鹿,争霸天下春秋时期,产生了孔子一个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他的言行论述了孝道、治学、治国、为政,为历代君王所推崇,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思想――中庸之道。他的思想言论不一定与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相吻合,但对于影响了几千年的中国文化的经书,是有必要一读的。   孔子讲究孝道,孝成为中华名族的传统美德,今天的人们却在褪色,对其讲孝是非常必要的,让他们明白孝是为人之本。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事父母能竭其力;”等。即孔子说;“当他父亲在世的时候,要观察他的志向;在他父亲死后,要考察他的行为;若是他对他父亲的教诲长期不加改变,这样的人可以说是尽到孝了。”这里讲了什么是孝,同“事父母能竭其力”有些不同。虽然事父母能竭其力,但在社会上做事,或是贪污或是抢劫,触犯法律,使父母担心、忧心,这也不能算是孝。父母都希望子女比自己强,具有良好的品德,这是父母教育子女的出发点。所以为父母提供丰厚的物质不是孝的根本,如果能够按照父母的意愿、教诲行事做人,对得起父母才是真正的孝。   治学方面,孔子的“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知之为不知,不知为不知,敏而好学,不耻下问,三人行必有我师,博学而笃志,切问近而思”。不正是一种谦虚、严谨、实事求是,锲而不舍的治学态度吗?治学的方法他讲究温“故而知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他觉得学而实习之不亦说乎。”同时孔子认为“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可见学习的重要性,治学是仁信的基础。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敏而好学,不耻下问。”这是《论语》六则中给我感触最深的两则。前一则是说几个人走在一起,那么其中必定有可以当老师的人;后一则告诉我们敏捷而努力地学习,不以向不如自己的人请教为耻。这两句话虽然出自两千多年前的孔子之口,但至今仍是至理名言,意义至大。“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句话包含着一个广泛的道理:能者为师。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每天都要接触的人甚多,而每个人都有一定的优点,值得我们去学习,亦可成为我们良师益友。就说我们班上的吧。在这个近80人的班集体里,就有篮球上的猛将、绘画巧匠、书法好手、象棋大师。有的是上晓天文,有的是下通地理;有的是满脑子的数字;有的能歌善舞……多向我们身边的这些平凡的人学习,就像置身于万绿丛中的小苗吸收着丰富的养分。高山,是那样地雄伟,绵延;大海是那样地壮丽无边,山之所以高,是因为它从不排斥每一块小石;海之所以阔,是因为它积极地聚集好一点一滴不起眼的水。若想具有高山的情怀和大海的渊博,就必须善于从平凡的人身上汲取他们点滴之长——“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一个几岁的小朋友当然不如四十开外的教育家;平民百姓同样没有史学家的见识广博……但是正是这样的“不耻下问”而造就了许多伟人。   孔子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居敬兴简,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我想对各行各业的人们都有所启发。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意思是指孔子说:“弟子在家就孝顺父母;出门在外,则谦恭有礼,对人如兄弟一般,谨慎而诚实可信,要广泛地去爱众人,亲近那些有仁德的人。这样躬行实践之后,还有余力的话,就再去学习知识,。”即在家要孝敬父母,在外在团结友爱,有爱心,以贤德的人为榜样,不断激励自己,努力实践,完善自己的道德修养,这些做人的立身原则做好了以后,再学习文献知识,以开阔视野,丰富思想。“德,人之本也,本立而道生。”    仁义礼智信,国人都按这一标准去做,社会会更加和谐,我们的国家会成为文明、昌盛、礼仪之邦。   为政方面,孔子讲得最多。可我是学理科的,对这一方面也不太感兴趣,就草草地看了一点。自然,虎头而蛇尾也是很正常的。虽然这本经书我没读完,但已从中受益良多。所以有时间和精力的话,我一定会仔细的重读几遍,细品其中滋味。

《论语》一书,的确亦可以孔子“日常生活现象”观之,著者即以现象学写作切入其中特定情境,生发出许多属于自己的新意义。试摭一例:

子曰:“赐也!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对曰:“然,非与?”曰:“非也。予一以贯之。”

说起来,这一句诸家解读大体相近。杨伯峻注本释为:子贡他们所重视的,是孔子的博学多才,因之认为他是“多而识之”;而孔子自己所重视的,则在于他的以忠恕 之道贯穿于其整个学行之中。李泽厚先生对此句记之曰:不如就字面释义,即知识不过是些材料,更重要的是统帅贯串这些知识的基本观念和结构。无这基本观念、 结构,尽管博闻强记,学问仍如一地散钱而已。李零先生则有些发挥:中国学术,研究自己,人很多,文章和书也很多,毛病是鸡零狗碎,缺乏理论穿透力和内容的 整体把握,只有散钱,没有钱绳,让欧美学者和日本学者看不起……

本书著者是这样解读——毋宁说是反思——孔子与子贡师生教育日常中的一句对话:

孔子对子贡说:“你以为我是学问广博而知道的多、懂得多吗?”子贡先回答“是啊”。他觉得老师知识确实广博,知道的比他们弟子多得多。子贡的脑子很灵,他随 即提出疑问——“非也?”难道不是吗?他大概想到了老师为什么要问他这个问题。老师问他而不问其他弟子,是希望子贡比其他人聪明,能理解老师,或者是孔子 想考考子贡能不能理解老师……子贡想到这些,对自己的回答产生了疑问。孔子没有让子贡发表看法——有点遗憾——而是自己给出了答案……

很明显,这是从对话出发,还原当时的教育现场,特别是现场中孔子与子贡师徒的心之所想,虽只是一问一答又一问一答,也仿佛进到一个“微课堂”,著者以听评课的 姿态进行现象学解读,别有洞见。要知道,教育现场从来不会是单向度,在这一特定情境中必定会有人的个性的生发与碰撞,从上述答问,可以看到“课堂”上师生 互动之密切、交流之平等、智性之丰盈,著者贴着课堂解读,“有点遗憾”尤其点得妙,着实教育者的敏锐,孔子向来因材施教并循循善诱,这一处,却直接掀了自 己的底牌,少了一点等待,真的“有点遗憾”——倒也应了一线教师常用来说教学的话:教学是一门遗憾的艺术。孔子,也一直身在一线呀。

解读还未完,接着:

……孔子是在告诉子贡,学习必须由知“识”而知“道”。为学的境界,不能停留于知识广博、博学多闻;而要融会贯通,形成自己的主张、主见。学习,不是为了成为知识的容器,不是为了成为别人;而是为了建构自己,成为自己。

这一处,说的是“学习”,内里已通往教育教学。教育最终的目的,不就是希望每个学生都能“建构自己,成为自己”?

仍然这一句,著者解读到最后,直接点出“教学”:

教学亦如此,要由教学方法“术”的层次,上升到教学理念“道”的层次。优秀的教师必然通过博采多家,在实践中形成自己的教学主张和教学风格。

从 孔子“学习”之道看到了教师“教学”之道,实乃对中国传统教育思想的接续,《学记》即曰“斆学半”,教师一半是教,一半是学,学生一半靠旁人教,一半靠自 己学,教的主导在学,学的主导在教,好的教师永远把自己当学生,而学问的有些至深之处,只有当了教师才能学会。对于《论语》原文而言,这真是作为教师,站 在教学立场上的极好的“生活体验研究”,这样的研究既指向文本内容,更代入了现场情境,于其中进行反思、对话、建构、写作。

由此一例,亦大抵识得这册“一位普通教师的《论语》阅读笔记”之长,解读上未必蹊径独辟,但著者本着一颗教育者的心灵,嚼饭哺人,带读者走进孔子老师的课 堂,听课,也评课,这就有意思了,况且,著者一路走来,自身多有修习之乐,他努力将这快意与乐趣传达出来,让大家与“论语里住着的孔子”一起想想事、聊聊 天、过过日子,慢慢地,这一群人也略微有些“论语里住着”的味道了。日本的山本玄绛禅师在龙泽寺讲经,说:

“一切诸经,皆不过是敲门砖,是要敲开门,唤出其中的人来,此人即是你自己。”

什么是“论语里住着”的味道,那就是不管“照着讲”或“接着讲”(冯友兰),读来读去,最后“是要敲开门,唤出其中的人来,此人即是你自己”。本书著者,从普通教师的阅读出发,进行了一次成功的关于《论语》的现象学写作,唤出了其中的自己。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