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江苏省兴化中学>> 学生天地>> 学生作品>>正文内容

走进书籍,感悟大家——解读鲁迅

 

鲁迅一共有三部短篇小说集,即以现实生活为题材的《呐喊》《彷徨》《故事新编》。《呐喊》《彷徨》以其内容和形式上的现代化特征,成为中国现代小说的伟大开端,也是中国现代小说的成熟之作,诚如严家炎所说:“中国现代小说在鲁迅手中开始又在鲁迅手中成熟,这在历史上是一种并不多见的现象”可以说,用屈原的诗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来形容鲁迅先生的心路历程是多么贴切、精当。而直到开始《呐喊》的创作,鲁迅先生都在执著地寻求——寻求积贫积弱的中华民族自强自立之路。

“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少年鲁迅,在当铺和药铺间的奔波中,受尽了世人的白眼和欺侮,从而使少年鲁迅对畸形的社会有一种朦朦胧胧的认识,对所处的环境产生了一种明确的不认同感,所以他抛弃了身边的人们所认定的人生正道——读书应试,决绝地选择“走异路,逃异地,去寻求别样的人们“,开始了一生对理想社会的追寻。异地的学堂教的是和“子曰诗云”异样的知识。借助这异样知识的映照,鲁迅似乎觉出了这畸形的社会的病因。疗救的激情,促使他东渡日本到仙台学医。如果说,“走异路,逃异地”是基于个人经历对身边社会的不认同,带着一些自救色彩,那么仙台学医的选择则昭示了鲁迅的视野进一步拓宽,目光已投向更为广大的社会,在人生选择上已融进了十分明显的忧国忧民意味,从对身边社会的不认同,走向影响、改造整个社会——“一面又促进了国人对维新的信仰”。然而,面对国弱民愚、列强瓜分的中国社会,尤其是生物课上的一段时事片,使鲁迅先生猛地意识到,新医学对患着沉疴的中国社会是如此无力、无助,通过新医学来变革中国社会只是一个一厢情愿的梦。于是,有着很强叛逆个性的鲁迅舍弃这个梦,重寻新梦——更切实可行的变革社会之路。在对中国社会现实进行更为理性的观察和思考后,鲁迅做出了又一次人生选择——弃医从文。通过文艺,医治国民的愚昧麻木、冷漠自私,重铸民族魂,再造一个强健、合理的中国社会,成为青年鲁迅新的梦想。

 然而,《新生》创刊的失败,婚姻的不幸,辛亥革命后整个社会形态的依然故我,篡国复辟丑剧的上演更迭,冷却着鲁迅寻梦的热情,使他难以前行。然而,作为先觉者,他不会就此消亡。金心异的寥寥数语,使他毅然将自己孤单之力汇入变革社会的时代潮流,再一次踏上寻梦之路。这时的鲁迅有着成熟者惯有的沉着和坚韧,前行的步伐也变得坚实有力。于是,压抑多年的激情喷涌而出,凝结为《呐喊》中一篇篇讨伐旧时代、旧道德的战斗檄文。

当狂人琢磨出历史书上遍写着的“仁义道德”下隐藏着“吃人”的血污时,鲁迅先生掀开封建社会温情的面纱,让人们看到它的血腥和丑恶。当孔乙己的生命活力被传统文化教育戕害得只剩下“窃不算偷”的可笑辩白,咸亨酒店里的人们用笑声伴他永远消失时,我们分明嗅出这社会的陈腐的死亡气息。从杨二嫂的自私刻薄和闰土木偶般的呆滞里,我们似乎身受着“故乡”冬季里的肃杀和了无生机。从华老栓、康大叔、花白胡子、驼背五少爷、夏瑜母亲的身上,我们能感受到中国社会的病体沉重和急需疗治。当阿Q的健忘和“精神胜利法”也无法帮他摆脱死亡的恐惧,并最终也无法挽救他走向死亡时,我们会想到,不起来改造国民精神,中华民族真的是要趋于死地了。《呐喊》的每一篇每一章,无不闪现着鲁迅先生通过文艺来改造国民精神、变革社会的思想理念。可以说,鲁迅的《呐喊》及以后的所有创作,都是为了圆他通过文艺来改造国民精神的“不能忘却”的梦。                  

从《呐喊》、《彷徨》到《故事新编》,鲁迅先生的小说创作又一次体现了其独创才能。它既保持着小说的基本特质,又具有某种杂文的特色和功能。《故事新编》是“将古代与现实错综交融”,以古讽今,立足为现实斗争服务。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大致都有典籍记载的根据,又插进大量今人今语,从而大大增强了杂文式的投枪匕首作用。这样,就使既能欣赏、评说作品所写的古人古事,又能审视、领悟作品所插的今人今年内事,读者将古今对比,不能不对人类和民族的历史命运深长思之。《故事新编》篇篇闪耀着鼓舞人心的理想主义光辉,在英雄人物身上,寄托着作者对理想热烈而执着的追求。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